中文 · EN
最新动态
小镇里的全球生物医疗产业化布局 访凯泰资本执行总裁尹洁

  采访手记‖

  小雨淅淅,小镇清新。5月的一个周六,记者如约来到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107号,楼宇新建、绿树掩映,令此时的凯泰资本显得格外静谧。不过,当记者与尹洁先生坐下来聊起生物医疗领域的风险投资,从趋势到逻辑、从资本到技术、从研究到布局,这个山脚小镇的触角已经深深地嵌入到了当前世界生物医学前沿的很多领域。

  记者:尹总您好,现在PE/VC领域大家都在谈投资风口,你们为什么会把精力和资金一步步聚焦在生物医疗领域?

  尹洁:从宏观的角度看,2008年以来,全球经济进入后经济危机时代。这实际上是一个经济衰退阶段,消费不足是一个重要的特征。我们认为专业的投资机构应该寻找符合长经济周期趋势的产业进行布局。比如之前的以计算机为核心驱动力的互联网与信息产业,从上世纪50年代第一台计算机发展到21世纪初,大概50年至60年的时间,刚好符合康德拉季耶夫周期。

  下一个长经济周期的驱动产业在哪里?我们凯泰资本认为生物医疗是最核心的驱动产业之一,有望带领全球经济从危机中走出来。事实上,除了生物医疗,我们凯泰资本还关注能源革命,如核聚变为核心的能源也将是一个大的方向。从全球竞争的角度来看,全球经济竞争归根结底是创新人才与创新资本的竞争,而在下一个长经济周期,全球各经济体争夺的核心是生物医疗、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等领域的创新人才、创新资本。

  从微观的角度看,最近美国或将开始新一轮的加息与紧缩政策,全球部分美元回流美国,美元的回流降低了美国整个社会运行的成本。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美元资本回流也有利于美国实体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基因测序、生物医药、基因治疗在内的生物技术产业,美国通过吸引创新人才与创新资本为未来几十年的产业优势逐步构建基础。

  由于发展阶段与经济体制的原因,我国的房地产、钢铁、煤炭、低端制造等产业占据了社会大量的金融资源,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核心是社会资本流向的调整,从而提高资金和资源的配置效率。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社会资本将从出口型、资源消耗型的产业流向内需型、创新型的产业。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基金重点关注消费和创新产业领域的投资。我们凯泰资本看好中国消费升级领域的投资机会,比如文化娱乐、医疗健康、休闲旅游等消费升级产业方向;也看好技术创新领域的投资机会:精准医学、生物技术、核聚变能源技术等技术创新方向。

  美国、欧洲、中国等国家的生物技术逐步进入产业化的节点。全球许多顶尖实验室的生物技术,比如哈佛、MIT,清华、北大、浙大、中科院的生物技术逐步进入产业转化阶段。此外,中国已经进入到工业化的中后期,在工业化的进程中产生了严峻的老龄化与健康问题。因此,在技术逐步成熟、健康需求驱动的产业化背景下,我们选择生物医疗作为我们未来天使和VC阶段核心的投资方向之一,包括生物技术和医疗健康。

  记者:您如何理解生物医疗行业的本质?与其他领域相比,医疗领域的私募股权投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尹洁:第一从行业上讲,生物医疗是一个全球化竞争的领域,企业只有掌握了全球原创性的技术(核心是专利),再加上强大的产品转化能力,才有可能成为全球引导型的企业。所以,我们会对这个领域颠覆性的技术保持非常强的关注。

  第二是专业性,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技术本身很细分,每一个细分领域对技术和专业能力的要求非常高;二是技术转化为产品的复杂性,很多技术在实验室状况下可行,但要转化成能利用于人体的产品却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三是临床试验和临床应用的不确定性会非常大,即便是你做得非常专业,也还是会面临这种不确定性。

  第三是长周期。很多创新的药品,5到8年甚至10年以后才能投向市场;现在的基因治疗技术刚刚起来,基因治疗大规模应用到人体可能是8、9年以后的事情。

  这些特点也使生物医疗投资退出方式必须多元化。目前主要的变现方式包括跟大药企里程碑付款合作、并购以及上市。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机构化的投资者结构对于未来支撑生物医疗体系的发展非常重要——机构才会对技术方向有更专业的判断。

  记者:我翻阅过凯泰资本的投资理念——发现价值、创造价值,在生物医疗领域,资本的介入能给这个产业带来哪些价值呢?

  尹洁:首先我们对颠覆性的技术创新是追逐的;其次是我们投资以后,会针对不同投资阶段的企业的特点,提供有效的资源整合和投后管理服务。

  比如天使阶段,投资标的可能只是几个人的团队和一个核心技术,投资标的面临的风险其实很多,包括技术风险比如技术创新的科学逻辑是否成立;研发风险比如研发是否能变成试剂或者药品;市场风险比如产品能否进入到医院;财务风险以及是否能够上市退出的资本化风险等。

  我们会从很多方面去为投资标的提供服务,创造价值。第一是资金支持使他在技术方面得到进一步验证;第二是团队的构建和配置上可以帮助引进专业化、有产业化经验的团队,降低研发风险;第三是我们沿着产业链投资的思路投了很多医院和医疗服务企业,在渠道上面可以共享,降低市场风险;第四是在财务上,我们会推动投资标的去规范财务。

  VC阶段的投资标的在技术风险上没有什么问题,如我们投资的国内领先的肿瘤液体活检企业上海允英:我们重点协助他们进行产品注册和市场营销,如对接临床医院、落地区域性检验中心、推广产品和服务,在董事会层面给他们一些财务和管理方面的协助,在这些方面我们都有非常多的成功经验。生物医疗领域PE阶段的投资相对会比较少,我们主要对投资标的上市、产业的并购与整合提供服务。

  记者:带领这样一支成功的国内医疗投资团队,您有没有一些经验和感悟可以分享?

  尹洁:第一,我们是一个相对偏年轻的团队,还需要不断通过专业和创新去驱动产业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认识到自身的不足与努力方向。目前全球顶尖的生命科学领域或者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机构,特别是美国的一些偏早期的机构,他们投资的很多企业都已经成为全球细分产业的领导者,他们在专业能力、前瞻性的产业方向方面,都值得我们学习。

  第二,我们相信专业创造价值。社会的分工会越来越精细,各个细分专业方向的投资也越来越专业。生物技术领域有很多陷阱和不确定性,只有通过专业能力的提升以及专业的投后服务,才能够真正地给企业创造价值。

  第三,全球竞争的焦点在创新人才和创新资本,中国有各方面的优势也有各方面的劣势。在中国怎么样将这种大量人群对健康需求的优势以及目前中国在生物医疗领域一些细分领域的优势转化为我们全球化产业竞争的优势,这是我们凯泰资本一直要回答和努力解决的问题。

  最后,我个人认为,目前国家也应该着手搭建更加系统化的支持创新创业体系、更加有效的科研成果转换机制、更加精准的产业政策以及为生物医疗技术企业搭建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和有效的监管环境。另外,全球生物医疗领域许多创新人才、创新产业都在美国,我们应该有效地通过资本这个纽带将国外的、特别是华人的创新技术带到中国并使之产业化,这还需要一个更有效的境外投资的支持体系。

  记者:您对生物医疗领域有没有确立一些长远的战略和阶段性的规划?

  尹洁:生物医疗技术是我们凯泰资本未来5到10年的核心投资方向。在细分的产业方向上,我们在沿着两大方向布局。一个是在医疗服务领域,我们主要希望抓住我们国家医疗体制改革带来的制度红利,去打造成熟的第三方医学产业平台,我们会连续地收购或者并购医院,搭建自己的医院产业平台。这里面商业保险支付体系的建立和医生要素的流动是最关键的两个要素,我们期待制度红利的不断释放,使我们国家巨大的医疗市场向先进的医疗服务产业转化。

  第二个方向是沿着全球性的技术创新角度,我们在追逐全球颠覆性的生物技术,去重点布局基因检测、精准治疗、医疗大数据、再生医学等领域,我们希望在这里面寻找未来全球化的领导型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