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
最新动态
凯泰资本亮相央视《焦点访谈》

  2016年3月23日晚,《焦点访谈》以《小镇撑起大格局》为题,以玉皇山南基金小镇为代表案例,展示了“小镇模式”如何对“提供有效供给、集聚产业要素,推动区域经济转型升级”,发挥积极作用。访谈中,凯泰资本首席合伙人徐永红先生作为小镇引进的基金管理人代表,对基金小镇的社会和经济价值进行了分析和诠释。

  浙江,物产丰富,人文荟萃,走在许多小镇上,都会有特别的收获。大家比较熟悉的,像桐乡的乌镇、湖州的南浔,都是中外闻名的古镇。除了这些历史名镇,这一两年,在浙江还出现了许多新兴的特色小镇,它们既有深厚的人文底蕴,又有蓬勃的时代气息,既古老又年青;它们不仅培养和造成了大量的创业团队,同时也做为一种现象,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不久前,在杭州工作的刘明曦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展示了自己的工作环境,消息引发了朋友们的一片赞叹。刘明曦每天下午下班后,都会和同事们一起爬山锻炼身体,他的公司就在杭州市的玉皇山脚下。如今,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以基金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名字叫做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刘明曦所在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这里400多家金融企业当中的一个。

  浙江省发改委主任谢力群表示:“它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次重要尝试和探索,实际上我们要增加供给结构,对市场需求变化的一种适应性和灵活性,要减少无效的和低端的供给,增加有效的和高端的供给。”

  “颜值高”只是特色小镇给人的第一印象,产业高端,产品创新才是特色小镇的核心价值。简单来说,不管是以什么为特色的小镇,必须恪守的两大原则就是高端和创新。

  徐永红的投资公司成立已经7年了,原来设在杭州市的另外一个区,去年7月,在上城区委书记缪承潮的盛情邀请下,徐永红带领公司30多人进驻基金小镇,令他没想到的是,搬进小镇以后,公司业务开始加速发展,目前已经发展到上百人。

  徐永红说:“这是出乎我意料的,因为我认为干基金靠专业,一定要靠专业能力创造价值,所以我过去不是怎么在乎这些表面文章的,但是我搬到小镇来以后,我引进人才就比较方便。人还是要有一点点包装的。”

  让徐永红没想到的,不仅仅是小镇的包装效果,还有产业集聚后产生的巨大能量:“我们周边的企业都是做创新投资的,都是做风险投资的,这个氛围好,大家可以交流;第二个有利于我们创新资源的整合,我们还要找有投资能力的创新资本,这样的话他们也容易找到我们。”

  谢力群认为:“如果只抓一个产业,非常有特色一个产业,而这个产业必然会引起产业其他相关整个产业链的集聚,这个产业链一集聚,就必然带来人才集聚,在人才集聚基础上又会带来新的创新,新的创新它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特色小镇看起来简单小巧,做出成效却并不容易。基金小镇地处杭州市区,几年前还是一个城中村,民居和小作坊混杂在一起,环境脏乱差。要想做成特色小镇,必须要有统一规划,而要想统一规划,必须拿到这些房屋的长期使用权。为此,当地政府投入30多个亿,采用购买或者长租的方式,逐渐掌握了这里的房屋使用权,并进行装修改造。环境好了,就有很多高端企业进驻,渐渐地形成了以金融企业为主的特色小镇。然而,更大的难题还在后面,基金小镇很多都是从海外留学归来的高端人才,还有很多外籍人员。那么,如何才能说服这些高端人才放弃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到浙江的一个小镇安家落户呢?

  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缪承潮说:“我每个星期都会来几次,和企业家见见面,走访一下,有的时候开个座谈会听听他们的需求。”他对企业家们表示,要“继续给你们做好店小二。”对于小镇企业主提出的合理要求,当地政府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近两年,他们最关注的是子女教育和医疗保障的问题。

  杭州娃哈哈国际学校成立于2014年,是为解决基金小镇从业人员子女教育问题而打造的。这所学校投资1.2个亿,无论硬件还是软件环境,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

  除了教育,医疗问题也是基金小镇的从业人员提出的热点问题,今年,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杭州的邵逸夫医院在基金小镇落户,装修完成后,小镇的从业人员在这里可以直接刷国际医保卡,方便快捷地报销医疗费用。除此之外,小镇还专门为企业设立了行政审批大厅,做到足不出小镇,就能领取营业执照。

  基金小镇颜值高,政策好,医疗教育配套好,行业内的高端企业集聚起来抱团发展,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而当地政府也尝到了甜头。基金小镇前期投入30多个亿,去年一年的税收就有4个多亿,预计以后还会快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