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
最新动态
育种行业研究

  目录

  一、育种行业概况

  (1)种业的特点

  (2)种业简史

  (3)我国种业现状

  二、种业产业链

  三、相关上市公司分析

  1、国内外上市公司概况

  (1)国外种业上市公司

  (2)我国种业上市公司

  2、孟山都

  (1)孟山都现状

  (2)孟山都的发展历程

  (3)孟山都的发展方向

  3、先正达

  (1)先正达现状

  (2)先正达的发展历程

  (3)先正达的发展方向

  4、隆平高科

  (1)隆平高科现状

  (2)隆平高科发展历程

  (3)隆平高科的发展方向

  5、中外种业上市公司的比较分析和经验启示

  (1)种业巨头并购而生

  (2)跨国并购正当时

  (3)生物技术和精准农业是技术趋势

  四、我国种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判断

  1、内部因素分析

  (1)行业内部横向整合

  (2)分子育种技术对种业的影响

  (3)转基因育种技术对种业的影响

  2、外部因素分析

  (1)种业产业链纵向整合

  (2)种植业产业链要素的变革

  (3)消费升级带来的市场机遇

  五、结语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育种行业概况

  育种是指通过改良遗传特性的手段培育优良动植物新品种的技术。研究表明,作物的种子对作物性状、产量的影响高达40%。而从全球过去百年的农业发展经验看,农业生产效率的提升有60%源于种子技术。因此,种业作为农业发展的内因,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1)种业的特点

  育种行业具有季节性强、研发投入高周期长、受政策影响大以及总规模恒定这四大显著特点。其中,“受政策影响大”一方面指公共支出(国有种业研究机构)在种业研究中的重要地位;另一方面则指国家对种业的资金补贴、政策扶植、准入限制和本土保护。“总规模恒定”则是由于土地作为农业的核心要素,其规模是有限的,种业规模受其限制,在短期呈现零和游戏的特点。

  (2)种业简史

  人类对农作物的改良育种有着千年的历史。最早的野生植物的性状并不完全适合人类农业的需求,而原始人类则常常出于本能或是意外对具有某一特性的野生品种进行留种、种植,最后经过漫长的时间积累育成新的品种。例如,人类最早于公元前9000年在新月沃地将单粒麦驯化。野生的单粒麦成熟后麦粒会从谷穗上脱落,因此极不便于收集。而原始人类将采集到的麦粒尚未脱落的野生谷穗反复敲打以便食用,而不易脱落的则留了下来成为种子。就这样,渐渐地使得单粒麦获得了不易脱穗的性状,驯化成为适合农业种植的作物。

  然而,种子作为商品出现,却要一直等到18世纪。作为农业领先国家,美国的第一家种子公司成立于1784年,主要经营蔬菜种子。当时由于育种技术较为落后,商品化种子竞争力很弱,因此农户主要仍以自留种为主。后来随着杂交理论的建立,亨利华莱士于1926年创办了世界上第一家杂交玉米种子公司——“先锋良种”,从此商业化育种迎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直到1996年,孟山都横空出世,人类从此迈入了转基因时代。尽管关于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各方仍争论不休,但转基因育种技术的发展却一直实实在在地向前迈进。

  (3)我国种业现状

  受国情限制,我国的育种行业起步较晚。但自20世纪70年代至今,短短不到50年便经历了初步的商品化、野蛮的市场化以及激烈的集中化三个阶段。其变革的核心源动力分别来自政策、需求以及效率。

  因此,目前我国种业正处于整合阶段。随着市场竞争环境的加剧,之前野蛮生长产生的8600余家种子企业数量腰斩,并购收购案例层出不穷。其中,《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制度》等国家政策制度在从业门槛、品种准入上提高标准,也起到了一定的助推作用。但即便如此,我国种业排名前5的企业仅拥有总体市场规模的7%,而前20的企业也仅占据25%左右。这与全球范围内种业公司前5、前20占据53%、73%市场规模的比例相去甚远。

  从规模上讲,我国种子市场总规模为约900亿元,居世界第二位。就各种作物而言,玉米、小麦和水稻占据近四分之三的市场份额,是种业竞争的主战场。

  二、种业产业链

  种业是种植业的上游,其产业链可以具体细分为育种、制种以及销售,即育、繁、推三个环节。从前的计划经济体制使我国种业的三个环节非常独立:由科研院所负责育种,由种子企业进行制种,最后由各地种子站进行销售。但自2000年种子法出台后,上述情况稍有改变,产业分工不再那么明确。其中,育种环节为产业链核心,品种的知识产权以及育种研发能力为环节核心要素。此外,销售环节的重要性不可小觑。由于种业销售终端的区域分散和种植户的信息不对称,经销商的下游掌控力和议价能力比一般行业要强得多。因而,从产业链价值分布来看,销售渠道环节要分去近50%的利润。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三、相关上市公司分析

  1、国内外上市公司概况

  (1)国外种业上市公司

  欧美国家种业至今已逾百年,行业在经历了漫长的演化和整合后,早已与农化行业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现如今,欧美国家种业已高度成熟,市场份额非常集中。从公司业务边界上看,种业已经与农化行业深度融合。表现在商业模式上,各大种业/农化公司多采用类似“一体化解决方案”作为经营理念,试图通过种子和农化产品的协同作用深度绑定用户。因此,在这样集中化的大背景下也诞生出多个“巨无霸”级的种业/农化公司。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2)我国种业上市公司

  我国育种行业起步较晚,目前仍处于行业演化的过程中,领先企业的体量与国际种业巨头相距甚远。此外,从业务边界上看,多数国内种业公司仅经营种子业务,尚未与农化行业进行横向整合。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2、孟山都

  (1)孟山都现状

  孟山都是全球领先的转基因种子及草甘膦除草剂的研发者和生产商,也是全球最大的种业公司。孟山都凭借其转基因作物种子的强势,推出了“种子+农化”的发展战略。以抗除草剂的转基因种子锁定客户,再通过专用的农化产品扩大盈利。这一经典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组合打造了孟山都的全球龙头地位。孟山都2016-2017财年,收入146亿美元,利润高达22.6亿美元。盈利能力方面,孟山都作为生物技术型企业,利润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准。虽然,公司近几年遇到发展瓶颈,但净利润仍常年处在20亿美元左右的水平。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2)孟山都的发展历程

  孟山都的发展经历了从工业品到农化再到种子的大转型,其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3)孟山都的发展方向

  随着全球种业竞争的日益激烈、转基因技术的边际效应递减以及转基因产品诸多劣势的逐渐显现,孟山都近年来遭遇发展瓶颈。自2014年以来,孟山都年销售收入逐渐下滑,盈利水平虽然仍然维持在高位,但也只退不进。因此,靠转型获得如今地位的孟山都,又走上了新的转型之路——精准农业。

  公司近年来接连推出害虫风险评估软件、RoundupReadyPlus杂草解决方案系统,又通过收购Climate推出了ClimateBasic/Pro。通过以上业务,孟山都在帮助农民实时监控作物信息、提供农资选择的同时,也进一步提升了自身的数据获取和处理能力,从而不断完善其精准农业产业的布局。

  3、先正达

  (1)先正达现状

  先正达的历史更为悠久,其前身之一Geigy(成立于1758年)曾经于20世纪40年代推出过DDT,另一前身ICI则发明了百草枯,都是名噪一时的农化企业。如今先正达的公司实体始于2000年,由两大制药巨头诺华和阿斯利康的农业部门合并而成。目前先正达的农化业务排名世界第一,种子业务则处于第三位,仅次于孟山都和先锋种业。先正达2016年销售收入127亿美元,其中种子26.6亿美元,农化95.7亿美元。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2)先正达的发展历程

  总体上,先正达的发展历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3)先正达的发展方向

  与孟山都类似,先正达近年来也遭遇到了发展瓶颈,其净利润自2013年一直处于下跌状态。2011年先正达进行战略调整,从种植者的角度出发将业务重新分配为八大作物单元,但却收效甚微。于是,先正达踏上了另一条发展道路——被并购。2017年6月8日,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宣布,完成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交割,收购对价达到430亿,此外还包括50亿美元左右的贷款资金。先正达此举一方面保证了股东的回报,另一方面也指明了企业的发展方向——广阔的中国市场。

  4、隆平高科

  (1)隆平高科现状

  隆平高科是我国种业的领头羊,公司成立于1999年,本身实际上与袁隆平关系不大。隆平高科2016年营业收入23亿元,净利润5亿元,其营业收入的60%来自于杂交水稻。

  (2)隆平高科发展历程

  隆平高科最早是湖南省农科院的资产,公司于2000年A股上市。上市后四年,农科院将持有的公司25.24%的股份全数转让给新大新集团。而新大新在股份解禁后,也开始缓慢减持。直到2015年,中信以定增的方式获得隆平高科15.4%的股份,此时,新大新的持股比例已经降至11.5%,从而将控股权拱手让给后者。隆平高科作为我国种业龙头,在不到15年的时间内两度易手,这无疑是较为罕见的,也体现了公司持有者对资本利益的追求。

  中信入主公司之后,隆平高科终于走上了较为符合行业规律的发展道路——并购。在之后的这段不到3年的时间内,隆平高科完成的并购事项高达8件,占公司历史总交易数量的80%,这无疑体现出新管理者通过并购进行外延式发展的行业整合思路。

  图片由凯泰资本生物农业投资团队整理

  (3)隆平高科的发展方向

  目前来看,隆平高科的发展方向较为清晰,主要分为水稻业务的内生模式和其他业务模块的外延模式两种。对于水稻来说,我国作为世界第一水稻种植国,而隆平高科又是我国领先的杂交水稻企业,目前占据杂交水稻领域20%的市场份额,因此隆平高科的杂交水稻业务在全球范围内是有着明显的竞争优势的。对于这一领域,隆平高科主要凭借自身强大的研发实力,瞄准当前水稻品种换代的机遇进行扩张。公司重磅产品隆两优、晶两优系列品种极为强势,预期年增长率达60%,公司杂交水稻种子总增长速率预计达35%左右。

  对于玉米等其他业务而言,隆平高科优势并不明显。因此公司在这些领域选择通过资本的力量整合经营,达到外延式增长的目的。隆平高科的控股股东中信一举拿下了陶氏益农旗下的巴西种子业务,为我国种业企业的国际并购做出了典范,也给隆平高科一个绝佳的发展桥梁。另一方面,就像在上文中提到的那样,隆平高科近期大肆收购,涉及领域包含农业电商、蔬菜种子、常规水稻种子、食葵种子、杂粮种子等领域。这些交易明显地显示出,隆平高科凭借资本并购,拓宽自身业务范畴,寻求外延性增长的企图。

  5、中外种业上市公司的比较分析和经验启示

  (1)种业巨头并购而生

  孟山都和先正达最初都不是种业公司,却又都通过并购转型获得今天的地位,其中尤以前者的转型并购道路最为波澜壮阔。这其中蕴含着三方面的原因:1)农化行业与种业存在渠道共享;2)农化行业自身具有规模效应,容易形成巨头,且行业发展先于种业,因此企业常常具有并购能力;3)欧美国家种业发展成熟,行业具有自发的整合趋势。对比之下,我国种业公司“既小又专”,因此业内普遍认为我国种业正处于类似于美国60-80年代的并购整合阶段。以上可以通过隆平高科等企业近来的频繁并购中颇见端倪。

  (2)跨国并购正当时

  当前我国拥有全球第二大的资本市场,但在国内经济L型运行之下,资本市场面临着严重的资产荒。放眼全球,情况甚至更糟。欧美农化、种业等传统行业利润下行,企业纷纷选择“抱团取暖”以抵御目前的经营困境。前有杜邦和陶氏的联姻,后有拜耳鲸吞孟山都即将落地。合并的同时,企业为了调整业务削减开支以及应对反垄断审查,常常不得不“忍痛割爱”,将部分资产剥离。再加上欧盟、日本等地资产价格的低位运行,这都给我国企业和资本一个绝佳的并购良机。相信中化收购先正达、中信拿下陶氏益农巴西业务后,中国资本还会有大的动作。

  (3)生物技术和精准农业是技术趋势

  随着传统“石油农业”进入暮年,可持续发展的概念深入人心,各国立法者已经纷纷将政策枪口瞄准过量的化肥和农药。在这样的背景下,生物技术和精准农业已经逐步成为农业发展的核心技术动力。孟山都能够拥有如今的地位,靠的是抓住转基因带来的机遇,而企业高价收购Climate则体现出经营者对精准农业的重视。我国至今尚未放开转基因,精准农业也方兴未艾,再加上尚未得到整合的行业格局,因此业内企业的发展仍都拥有巨大的可能性,甚至技术创业企业也会拥有自己的发展机会。

  四、我国种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判断

  本文将我国种业的发展因素归类为内因和外因两种。其中,内因包括行业结构以及分子育种、转基因育种等技术的进步;外因则包括种业产业链各环节的纵向整合、种植业产业链要素的变革、以及消费升级带来的市场机遇。

  1、内部因素分析

  (1)行业内部横向整合

  我国种业行业集中度极低,这直接引发了企业间的无序竞争,导致产品同质化严重,甚至出现假冒种子和套牌种子泛滥的乱象。而另一方面,从理论上讲,育种行业具有研发高投入、周期长的特点,因而行业的技术壁垒非常高,很容易形成高度垄断的格局。因此,在企业经营效率的驱使下,集中化是行业的必然趋势。横向对比,目前我国种业正处于类似于美国60-80年代间的并购浪潮中。其造成的影响为:1.企业规模提升,数量下降;2.种子行业平均利润提升;3.市场监管趋严,行业准入门槛提高。

  (2)分子育种技术对种业的影响

  分子育种特指基因组育种,其以全基因组选择、全基因组预测以及拓展的统计基因组学技术为支撑,能够对畜牧业或种植业进行育种筛选。分子育种的核心在于通过高通量测序选择优良基因进行DNA标记,从而辅助筛选优良性状,但在此过程中不涉及任何基因调控。

  与传统育种过程类似,分子育种主要也包括亲本选择、子代培养、重复的选优培育、繁育等环节。但在亲本选择阶段,分子育种可以通过基因检测等手段进行筛选,从而扩大了筛选范围、提高准确度,此外还可以对无法通过性状观察获得的种质资源进行筛选。在获得子代后,分子育种还可以对子代的性状进行分子检测,筛选出能够表达目标性状的子代,然后简单的选优培育即可得到遗传性状稳定的个体。

  需要注意的是,分子育种作为新的育种工具,其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传统育种的路径,育种行业研发环节中种质资源的核心要素地位并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因而对整个行业格局的重塑力是有限的。但无论如何,分子育种能够将整个育种过程缩短到2~3代,从而极大地改善了传统育种耗时耗力的痛点,因此可以称为现代种业科技之路上的攻关利器,也是打造现代种业公司核心研发力的必要条件。凯泰资本投资的北京康普森便是该领域极富产品化能力的优秀企业。

  (3)转基因育种技术对种业的影响

  转基因技术自1996年商业化以来便争议不断,但本文无意讨论其功过是非,仅从其应用的结果分析对育种行业的影响。

  转基因手段的问世对育种技术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其从本质上挑战了传统育种亲本-子代-选优-繁育的流程。因此,转基因技术的商业化也势必对育种行业的格局产生颠覆性的变革。事实佐证便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孟山都,其乘着转基因技术商业化的浪潮,完成了从农化到种业的华丽转身,并且还弯道超车,至今仍是全球种业执牛耳者。

  截至目前,转基因作物已在五大洲均有种植,转基因种子的市值约占全球种子市值的1/3,且仍在高速增长。美国作为转基因作物首当其冲的应用国,其种植面积已逾7000万公顷。欧盟的态度则比较保守,仅有转基因玉米和大豆被批准种植,但仍在研发上重金投入以免落于人后。

  我国对转基因的态度较为谨慎。一方面,迄今为止只有转基因棉花被批准种植;另一方面,“非食用→间接食用→食用”的转基因作物逐步开放路线图也早已定调。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将“加强农业转基因技术研发和监管,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慎重推广”写入其中。但2017年的一号文件却对转基因只字不提,让业内人士颇感意外。这种谨慎的态度,一方面来源于对转基因安全性的考量,另一方面则恐怕是在国内技术能力薄弱的现状下,出于对国内种业公司的保护。因此,从趋势上讲,转基因技术的放开应是确定的。但由于安全性是其中的大前提,因此开放转基因作物种植的过程也一定是缓慢的。

  2、外部因素分析

  (1)种业产业链纵向整合

  种业产业链中,销售环节的议价能力很强,因此,在价值分布上,渠道环节分去了种业近50%的利润。但育种行业的核心,以及农业生产效率提高的源动力都在于品种。这一利益的错配也是造成我国种业技术水平低下、同质化严重的原因之一。因此,加强育种行业的纵向整合,解决产业链利益分配的问题也是我国种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我国从颁布《种子法》、《农作物种子生产经营许可管理办法》起,便一直通过将品种纳入行业门槛的方式,强调育种环节的地位。农业部向符合标准的“育繁推”一体化企业颁布官方认定,并给予政策优惠,其目的更是不言自明。而产业链内部,随着技术对行业的推动、产品差异化的提升,育种企业的议价能力和整合优势必将进一步提升。以育种环节为核心的产业链纵向整合将会是未来种业的一大趋势。

  (2)种植业产业链要素的变革

  现代种植业的根本要素在于土地。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入,农民的数量大幅减少,土地承载农村人口就业的重担被逐步卸下,从中产生的空闲土地进入流转环节。土地这一要素因此被解放,得以通过市场的调节,向高效率的经营者集中。在这样的前提下,经营者可以通过规模效应将自己的效率优势不断放大,从而提升自己的行业地位。而低于平均效率的经营者则由于各个要素机会成本的市场化,导致入不敷出,亏本离场。因此,在种植业要素的变革下,种业作为种植业效率的决定因素,其核心地位必将更为凸显。

  从先发国家的经验来看,农业加速转型的起步阶段有三个标志指标,一是农业GDP占总额的15%以下,二是农业劳动力人数占总劳动力的30%以下,三是城市化率上升到50%以上。目前,我国城市化发展进度已经基本满足上述指标,种植业的巨大变革已经悄然到来。对应的,种业行业的整体价值将在未来几年内出现大的提升。

  (3)消费升级带来的市场机遇

  斯隆曾说过:“企业成功,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上文的分析均从不同角度分析了影响产量(效率)的因素,但对于种业来说,与众不同的机会又在那里?

  在当今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消费倒逼生产将会成为推动我国种业发展的一股新动力。而随着居民消费能力的提升,种植业将从过去的线性加和、效率唯一的状态中解放,功能、食品安全、口味、营养价值等评价指标将会越来越得到重视。因此,对于育种行业而言,单一品种仅靠“效率”优势横扫天下的局面将很难再现,不同品种间,凭借各个维度比较优势的差异化竞争将会成为业内常态。也正是基于上述分析,凯泰资本于2017年投资了北京禾佳源,希望助力后者,满足我国农牧产业对特用型作物品种的差异化需求。

  五、结语

  对于育种行业来说,2017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本就动荡的整合大潮,遇上十年一遇的玉米寒冬,让无数从业者领略到了市场的残酷。但是,任何新秩序的建立都伴随着旧世界的崩塌,而我国农业现代化变革的步伐是不会停止的。在这之中,唯有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的科研和创新,才能使企业紧跟时代发展的潮流。当然,凯泰资本也会一直积极参与其中,通过资本的力量,推动科技型创业企业的发展,为中国种业的现代化做出应有的贡献。